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第六病室

《第六病室》

 

■文/梨靥

■AOT进击的巨人/利艾

■自闭症paro

■意味不明有

■糟糕的意识流

 

01

天灰灰的让人感觉到沉闷的压抑,这场来得并不犀利的大雨中湿哒哒的脚步声像是一把磨钝的刀子,一下下迟缓的在空气中砸出一个洞。

 

艾伦跑的并不快。

 

他没有理由解释清楚这一场对他而言意味不明的逃亡,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惊恐的冲他喊叫着——

 

跑啊,拼命的跑啊。

 

你那情人是想要禁锢企图飞翔的知更鸟啊——

 

02

利威尔觉得自己一定是中邪了。

 

在同事韩吉和上司埃尔文的双重要求下,作为医院主任的他不得不亲自来视察病人。没错,是作为精神科主任来视察精神病人。

 

感觉糟糕透了。

 

在看到一名正在为病人做简单护理的护士被她的病人用吊药水的铁架把脸刮破之后,他再也没心情看下去了。

 

愚昧,疯狂。这是他素来对精神病人的评价。可笑的是,对精神病人抱有如此不友好的看法的他居然是这所医院有名的精神病大夫。

 

年轻的小护士脸上的血流成了一片,她不停的哭着,眼泪把粘糊糊的血浆在她脸上冲成了一团糟,小小病室里的血腥味充斥着利威尔的鼻腔——他想离开了。

 

“利威尔…”

 

他已经附上门把手的手停住了。

 

声音从细小的角落里传出来,轻的几乎不可闻,但是每一个字乃至于音节都是吐得如此清楚,让他不得不转过身来一探究竟。他的眼神冷冷的扫过病室的每一片区域,目光有选择性的停留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

 

那是个蜷缩起来的男孩子落脚的地方。

 

男孩子应该是属于那种一看就让人会激起保护欲望的,瘦瘦小小的坐在角落里收着腿。不言不语的样子很难让人把他与周围这片格格不入的景象联系在一起。

 

“把他的资料给我。”利威尔转头跟旁边一位医师说着。那孩子对他的话似乎起了连锁反应,褐色的小脑袋猛地抬起来看着他。

 

那是双冷色的眼睛,在没有阳光的角落里泛起的像是萤火虫般的点点星光,恍然又带着点迷离。

 

利威尔差一点就把持不住自己了,那么一瞬间他想吻上那双像是泛着星光的眼睛。

 

还好旁边的医师拿来的病历资料将他们之间的视线遮了个严实。他看着病历上用花体写的龙飞凤舞的记录,眉心不自觉的纠结了起来。

 

【艾伦·耶格尔 重度自闭症患者】

 

03

能再见到利威尔绝对是个梦。

 

艾伦在很小的时候就总爱说一些奇怪的事情,巨人,兵团,审判。小孩子天马行空的想象总能博得周围大人的微笑,一句赞扬或是一个糖果,无非是对他想象力丰富的小脑袋的奖励。

 

他经常会说一些看起来疯狂或是不着边际的话。那时候他还小,周遭的人对他言论没有任何的异议,直到这些话从十五岁的他嘴里还源源不断流淌出来的时候,周围的目光开始变得嫌弃而又厌恶。

 

他学会了隐藏,在父母的眼光终于都变得奇怪的时候。在静谧的夜晚他时常会想起一个名字,他知道他能念出来的,然后嘴唇张张合合,声带振动的起起落落,心脏跳得砰砰作响,然而——他始终无法念出那个名字,甚至连一个音节都得不到。相反的,每当他这么尝试的时候,他的脸色上就会沾满了泪水,湿哒哒的。

 

然后他终于开始不再说话。

 

因为没有意义了啊,如果连一个人的名字都无法好好传达出来的话。

 

人的生理器官是很神奇的东西,仿佛是天生的奴隶一般,你必须要不停地运转他,运转他,让他知道自己的还没有被大脑抛弃。如果有一天你不在运转他,他会如同放弃希望一般自我停止。就像不再说话的艾伦,变成了自闭症,再也无法好好开口说话。

 

他连思想都不能再好好的传达。

 

然后他被理所当然的送进精神病院,理所当然的。

 

他看看了病房的门牌,第六号,很吉利的数字。不是当年害死耶稣的十三号,虽然他既不是耶稣,也不是基督教徒。病房门缓缓关闭的时候艾伦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一天,也许有一天,当病房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将不再幻想那些不合理的事情。

 

他对自己轻轻地说着,在心里。

 

04

见到利威尔一定是个意外。

 

直到手被好好地牵起的时候艾伦仍然没有从发音的震惊中解脱出来。他不断回忆着自己出声音前的每一个瞬间,却无法获得任何发音的信息。

 

利威尔。

 

LEVI.

 

L-E-V-I.

 

还是说不出来,艾伦看了看身边走的默然的利威尔,阳光打在他身上圈出一片小小的轮廓,他觉得自己的喉咙不自觉地在颤抖。

 

想要喊出来啊,想要说出来啊。那个人冷峻的眉眼,利落的装束,严谨的作风,一切一切都糅合在一起变成了他想见到模样。如果不能好好说出来,如果不能好好传达出来的话…

 

“利威尔…” 后半句的声音戛然而止在哽咽的眼泪之中。

 

“喂,小鬼。”利威尔蹲下身来看着满脸泪痕的他,对他突如其来的发音表现的意外的冷静,“你认识我。”

 

陈述句。

 

[              ]

 

“什么?”利威尔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              ]

 

艾伦呆愣的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

 

他又发不出声音了。

 

面前的男人脸色缓和了些,他尝试着冲他张口,然而空落落的空气里没有任何声音的震动来抚慰他此时的难过。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两条手臂,一点点的把他收拢在怀里。

 

“艾伦,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低沉的声音像是海边塞壬的诱惑,利威尔尝试的引导着他张开口,怀里的艾伦那双冷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遗憾的摇摇头,示意他自己对发音的无能为力,利威尔索性把他抱起来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

 

“今天不好好叫出我的名字的话,是不会带你回家的哦。”

 

出人意料的耐心,对与利威尔自己来说。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急切的渴求着这孩子叫出自己的名字,也许是因为他想探求自己被偶然带起的心跳与失落究竟从何而来。

 

他们说了很多话。

 

确切的来说,是利威尔单方面的引导,他对艾伦说了很多简单的词汇。海洋,天空,怀抱,温暖。还有,自己的名字。艾伦的口型学的完美无缺,但无论如何没有少年柔软的嗓音出现。暮色渐渐四合,卷云层层堆积起来,一场风雨就要来临。他看着怀里的孩子头一次感到无助,他把唇一点点的贴合在艾伦的眼睛上低低的叹息。他说,

 

“艾伦,你的眼睛很漂亮。”

 

雨开始下了。

 

他没有想到这句话换来的是艾伦疯狂的逃离。

 

他诧异的看着艾伦逃离的背影,那孩子的力气很大,挣脱开他的怀抱疯了一般的逃出去,他不能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也不想去追究,他只是觉得放任他走是一种注定的自由。

 

所以他没有去追。

 

所以他看着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来来往往的车辆张开了大口,慢慢的,慢慢的,吞噬掉了艾伦。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FIN-

 

FT

简直是神经病一般的风格。

题材和契诃夫先生的《第六号病室》没有任何关系啦。

头一次按着自己的心情写出了奇怪的东西,说好的不虐利艾的果然我是后妈吗(((深沉

食用愉快:D

 

评论 ( 3 )
热度 ( 11 )
  1. 残忍的人格君九珩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