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③

Chapter Ⅲ

 

 “利威尔也真是的,对大一新生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韩吉·佐耶把双手随意放在脑后,眼睛盯着利威尔的背影小声嘀咕着。开学才第一天,医学院最著名的的神经系教授不但第一堂课没有好好上,还把“勇敢维护学生利益”的新生叫到解剖室受罚,【教授怪异举动究竟意欲何为为】这张佚名帖子在校园网上的传送速度当真是比它的Wifi速度还要快上好几个时差。

 

自己看见消息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一方面为自己交了这么多年的学生们论坛上居然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而吃惊,另一方面也为了利威尔不寻常的举动感到疑惑。他们俩一块工作这么多年了,虽说利威尔当年那点不服管的痞子气还是有的,但是因为身份的转换他的脾气也多多少少还是收敛了起来。至少这五年来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也算是为人师表吧。但是今天却因为一个大一新生把自己差点推上八卦的风口浪尖,韩吉还真是有点期待,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新生。不过她又似乎觉得,这个人自己也许隐隐约约认识。

 

“喂一会记得把冷库门锁上啊。”

 

“咚!”

 

“知道了。”

 

旁边传来物体坠地的声音,还有一些非常不舒服的味道,利威尔加快了的脚步在看见戴着白口罩穿着白大褂的人员肆无忌惮的把类似于长条形包裹的东西一个个扔在地上时停了下来。每年春秋季都是医学院“进货”的好季节,所谓的货无非是一些医院里自愿捐献或者无法处理的遗体,因为春秋季节气温不会过冷或者过热,导致在运输过程中的尸体腐败,所以每年这个时候医学院里福尔马林的味道总是特别浓郁。

 

这些遗体在活着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身后事竟然被这样草草的对待,像一条一条的货物一样被人们随意丢弃。那些自愿签下遗体捐献的人当时到底是怎样想的,难道以为把身体捐出来灵魂就能得到升华吗?说实话利威尔并不会把自己归就得如此高尚,也不理解这些人所谓的高尚。

的确他只是一介平民,他宁愿死后把自己放进焚烧炉里挫骨扬灰也不肯搞什么遗体捐献这样愚蠢的事情。因为每每看见这些可怜的像是被丢弃的遗体时,他总会想起第57次调查回归的时候他面对自己一个班已经永远不能再完整的遗体却不能把他们回收,甚至在归程中他要作为一名冷酷的长官下令丢弃掉尸体,又或是在调查兵团成员哭泣着谴责他和埃尔文冷血时只能留给他一个胸章。这些记忆令利威尔感觉难受,甚至他的胃里也开始有了翻江倒海的感觉——在他马上要吐之前他觉得他有必要赶紧离开这里。

 

这边是想赶紧离开,可那边的韩吉早就无法忍受那些人如此对待遗体。不管怎么说那些遗体生前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无论怎样都该受到尊重才对,而且这些遗体的利用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啊,不再为生命而跳跃的的器官却可以继续作为延续生命的而努力着,人类本身就是上天赐予的一份珍宝啊。这样想着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兴奋起来了,同时也对这些口口声声敬鬼神而远之的人感到愤怒——连尊重死者都做不到又何谈敬鬼神。搬运尸体的那些人觉得自己背后升起一股寒冷又灼热的光,他们毫不犹豫的都转过了头并提前捂好自己的心脏——韩吉教授的眼睛简直就跟要发出X射线把他们全身都透析掉一样。

 

一旁的解剖室主管硬着头皮满脸堆笑的走向韩吉,“那个,韩吉教授,有什么事吗?”他心虚的搓搓手,老实说他可一点都不想跟医学院的这帮疯子挂上钩,他可是正正经经的上有老下有小,天知道万一哪天他们的兴致上来了在拿把手术刀把自己解剖了,他的年终奖金可就再也拿不到了。

 

“这些都是今年新来的遗体吗?”

 

“是、是——”主管怀疑自己听到了疑似吸溜口水的声音。

 

“那为什么……”韩吉冲着主任开始手舞足蹈的滔滔不绝,一旁的利威尔脸一点点黑下来,这该死的蠢货冲着这帮人有什么好讲的!风里福尔马林的味道越来越重,在听到韩吉第十八次轮转回来的车轱辘话时他终于决定不再忍耐怒火。

 

“利威——尔!!!….”

 

“啊啊啊对不起!”

 

他揪着韩吉绑得不能再糟糕的马尾连同这位不能再糟糕的教授一块拖走,韩吉女士觉得自己的头盖骨都要被利威尔整个揪下来了。就这样被拖了两步之后在她感觉利威尔终于要松手并且为此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似乎撞上了一位学生,随即她的视野就由上到下彻底倒了个个来个完美的倒栽葱,唉,真的好痛啊。

 

 

 

 

最后一节课终于结束了,一天下来艾伦长长地出了口气。想到一会还要去传说中的解剖室他就觉得自己的冷汗有点开始往外冒。毕竟医学院鬼故事什么的可是多半从解剖室里传来的啊。想到这艾伦不自觉攥紧了手里没收拾完的书。当初选择医学院也是有点和家里赌气的意味,叔叔越是不让他继承父亲医生的职业他的反骨就越重,高三报考的时候第一志愿就是医学,就为这个叔叔差点撕了他的志愿。可是到现在他也不觉得去医学院的自己有什么过错,人生的路最终是要他自己走的,十三年前当他还小的时候他就明白谁也不能陪他胡闹一辈子。他收拾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某些翻腾的情绪扰的他心烦。

 

“艾伦。”

 

“啊……三笠?”艾伦一下子被三笠的一巴掌唤回了神,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三笠,却发现少女的表情是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旁边的爱尔敏也是显得有些忧心重重。艾伦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怎么了?”

 

“一会那个矮子呆的解剖室,别去。”三笠的表情和不自觉的手上扣紧了艾伦肩膀的动作传达了她此时的心情,让他认识到少女并不是在开玩笑。他看了看三笠旁边的爱尔敏,后者却是一副很为难却插不上话的表情朝他摊了摊手。

 

“我一定得去。”

 

“那至少让我和爱尔敏跟你一起。”

 

“为什么三笠一定要阻碍我呢?!”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几乎是有点质问三笠的意味,刚才那些堆积起来的不良情绪似乎找到了突破口,争先恐后的开始涌了出来。

 

“因为艾伦无论做什么都是不管不顾的冲在前面,老是会出意外的你我不能放心。而且十三年前我也答应过汉尼斯叔叔无论在哪里我都要照顾好艾伦的。”少女盯着他,手里握着那条红色的围巾。

 

“我的事不要你插手!我又不是你弟弟!”

 

“艾伦你别这样……”

 

“爱尔敏你别插嘴。”

 

“为什么三笠要对那位利威尔教授那么大的敌意呢?之前上课的时候就一副很厌恶他的表情,现在又不让我去。明明是因为我自己的出言不逊才导致的被导师惩罚,三笠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替我解决吧?”看见少女的眼神里流露出少许受伤的情绪,艾伦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分了。他想拿起书逃离开三立的身边,又觉得这样一走了之很不合适,无奈之下他给爱尔敏递了个眼神,意思大概是“帮我安慰一下三笠”之类的,在后者会意的点了点头之后,随即他拿起书包逃一样的跑出了教室。

 

其实三笠根本不需要什么安慰啊,爱尔敏看着艾伦匆匆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

 

现在想想也许那个时候应该答应三笠他们一起来的啊。艾伦郁闷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的脾气一上来真的什么都不管不顾。现在自己一个人身处空无一人的实验楼,没有看见利威尔教授也没有别的熟人,自己甚至连解剖室在哪里都不直到,逞强什么的真的一点都不好玩。在一楼兜兜转转也没找到解剖室的艾伦准备上楼看看,十三层的实验楼要是一层层找起来可是很要命的,他一边按下了电梯按钮一边想着那位利威尔教授现在究竟到了那里,靠在电梯墙壁上的他丝毫没注意到自己错把楼层数摁成了B1。

 

 

“我说你非得跟着我吗?!”利威尔忍无可忍的反身踹了身后人一脚,韩吉一边嘴里喊着好险好险一边没正经的继续跟着他,“我只是想看看那位敢顶撞利威尔大教授的新生到底是誰嘛。”

 

“我告诉你你认识他你就可以滚了吧。”

 

“诶诶诶——!!真的是艾伦啊!!”利威尔觉得韩吉的表情可真的称得上是兴高采烈。

 

“我只说你认识。”

 

“也是嘛,除了艾伦还有谁能让利威尔这么挂心啊~”

 

完全没有听他讲话吧。

 

利威尔盘在算着解剖室里的解剖刀的刀片锋利程度够不够把韩吉的比WALL ROSE都厚的脸皮割下来。

 

“话说回来,这么晚了艾伦早就到了吧。”走到解剖室门口发现里面黑漆漆的韩吉左右张望着,利威尔一言不发的踹开解剖室的门——哼,臭小鬼,故意把解剖室的灯关上,想阴我?开灯以后出他意料的是解剖室里确实是空无一人,艾伦存在过得气息都不曾有。这个笨蛋跑到哪里去了。他有点生气,但马上想起来大一新生似乎并没有被告知解剖室在哪里,他也不曾对艾伦说过。嘁,迷路了吗。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B1别的地方看看。”

 

“诶诶,可……”韩吉的话被说完就被他关在了解剖室。

 

“真是的。”韩吉无奈摇摇头,开始对着一个人体模型发呆。

 

 

实验楼这么大要找一个小鬼当真不易,他在B1层不得不搞出个地毯式搜索。路还没走完一半他就听见冰库那边的警报器似乎一直在响个不停,警惕心使他将脚步刻意放轻向那边走去,虽然他想不出有谁能那么无聊的去偷窃冰库,但是这年头奇葩也确实多了点,还是小心一点为上策。

 

冰库的灯是亮着的,警报器却还不断的响着。原来是坏了吗,利威尔这么想着,顺手关掉了警报器准备离开,转身的瞬间他看见冰库的磨砂玻璃门上隐隐约约有一条瘦瘦长长的黑影闪过。“谁?!”他下意识大喊了一声,顺势摸上了腰间——那里空空如也,并没有他用了很久的长刀——他想起来自己现在只是个普通不普通的老师,然后苦笑了一下。冰库里面并没有任何回应,他决定进去看看。神经系的每位教授都是有一把冷库钥匙的,利威尔也不例外,在他打开门之后,被从门后倒下来的艾伦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

 

“艾伦?!”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 )
  1. 残忍的人格君九珩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