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②

ChapterⅡ

 

9月1日   ☀

 

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啊!从高三这个浑水里游出来以后终于能开始新生活啦!!想想当初的时候就觉得苦逼啊,父亲大人还不允许我多吃东西。T V T

 

不过想到以后可以自由的在学校里感觉真的是超棒啊!食堂可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啊!!ˋ( ° ▽、° ) 口水ing… 

 

还有啊,教我们神经外科系的老师真的好可怕啊!!Σ( ° △ °|||)︴ 一米六的身高还是个死鱼眼,往上面一扫的时候我坐在在后排都感受到了森森的寒意啊。咦——!!简直脊梁骨都要冻上了!!但是教课讲得还不错啊,课上好像有个叫艾伦的男生因为强出头了所以被罚单独去解剖尸体?运气真不好啊,不过我想应该是为了吸引女孩子注意力吧。真不理解除了吃的以外还有什么可讲的,祝他好运!

 

不多说啦,晚安。

 

——来自莎夏·布劳斯的日记

 

 

“呐,艾伦,之前不是说要选生物系吗,怎么最后选了神经外科?”

 

“啊肯定因为听说生物系的教授是个奇怪的人吧。”

 

抢话的康尼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凑到神经系为数不多的女神三笠·阿克曼身边,能和女神接触可是他上大学的目标啊,这么好的事可怎么能不好好把握。感觉到男生略微炙热的目光,三笠不自觉的往艾伦的方向靠了。康尼假装一脸受伤的准备挪回去,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子又挤了过来,惹得刚松了一口气的三笠一阵不爽。

 

“喂喂你们有听说神经系的教授的传闻吗?”

 

“什么传闻?”/“没兴趣。”

 

“就是啊——”康尼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周围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抬头的时候发现周围的男女生都在耳语,完全不明就里的他转头发现三笠和艾伦也是一脸吃惊。在他张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一根粉笔头终于精准的砸上了他的头。

 

“喂,新生,回到你的座位上去。”

 

利威尔抬头扫视了一下阶梯教室里的整个班,60多人的样子啊,似乎还有几个熟悉的人。104期的让·基尔斯坦,爱尔敏·阿诺德,三笠·阿克曼甚至还有曾经的女巨人阿尼·利昂那德,还不错,不会太吵。不过啊——这帮小鬼的惊讶视线还真是让人讨厌啊。

 

“就是传说叫我们的这位教授可是很年轻的。”那有什么的,不过是年轻一点而已,年龄有的时候也未必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啊。艾伦心里嘀咕着,却仍然选择追问了下去,“那么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据说是个有洁癖的人,甚至有前传闻说他曾经是个流氓呢。不过那都是校园网上很久之前的帖子了。”

 

“那么久之前的东西有什么用啊,不能信也不能吃。”莎夏瞪了一眼康尼继续往嘴里偷偷的塞薯片。

 

“白薯女你知道什么——”被打断的康尼觉得自己遭到了蔑视,还是在自己的女神面前,索性闷闷不乐的闭上了嘴,不过显然他没注意到三笠的脸色在看到这位新教授之后变得非常难看。

 

“雏鸟不知道收敛好奇心的话,可是会死的啊。“看着这些年轻又无知的面孔,利威尔不知道自己嘴里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随即他想起了这不是当年的104期新兵训练场,那些孩子也不是下一秒就要面临生离死别的战士。他看见一些新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看着他,那是符合这个时代他们该有的表情。随即立刻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带着轻微杀气的视线,他看见了三笠·阿克曼,那位曾经是训练兵最强的前女战士正硬生生的盯着他。

 

有趣,刚才居然没注意到她,看来不光只是我一个人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力啊。这么说的话,那个小鬼,也应该在这里吧。这么想着却没刻意去在60名茫茫新生中找寻艾伦,利威尔心情大好的翘了翘唇角,拿起书转身准备走出教室。

 

哎哎哎,这什么情况?!

 

被刚刚这位身高只有一米六却傲气逼人的男人的眼神杀扫视过的新生们对教师的奇怪举动表示不理解。在男人转身离开后明目张胆的开始了交头接耳,叽叽喳喳评论着这位身高不足,举止怪异的教授为何一言不发就离开。

 

感觉到身边的椅子明显震动了一下,三笠没有来得及拉住艾伦。她在看到利威尔的时候就对艾伦的未来在大学的日子感到担忧,毕竟上一世就是因为他的看护不力才让艾伦…所以在看到利威尔的一瞬间三笠的警惕性一下子就提高,但是隐隐约约间她也明白,无论怎样她是不可能阻止他们的,无论艾伦是否察觉到这一点。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应该不管怎样都会令艾伦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他吧。真是个麻烦的人,也许在这时机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他们应该保持适当的距离。

 

“老师,你还没有讲课,更没告诉我们怎么称呼您。“

 

——利威尔兵长

 

身后的声音利威尔觉得自己一定是听上一次就再也没忘过,因为每一个吐音全都像和弦一样敲在他的心脏上,敲在终于属于他自己的心房里。他转过身来朝着教室的一角看过去,和艾伦那双明亮透彻的眸子缓缓地对视上。

 

“很有胆量嘛,新生。”

 

艾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起来,会性急的想留住这个人。他只知道自己在看见他的一刹那心里就涌起了一股急切,想知道他的名字,知道更多,而不局限于只能远远看上一面罢了。好奇怪啊,自己明明不记得他是谁来着。想要坐下的时候已经说出了没有预计要说出的话,给人印象很凶很奇怪的的男人真的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自己。对视的眼神丝毫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可怕,反而多了点……玩味和兴趣?男人就走上讲台,直到最后一个笔画完美收尾的时候自己还在傻愣愣的站着,连三笠呼唤自己都没有听到。干脆利落的粉笔字苍劲的落在黑板上,“利威尔”三个字已经勾起了周围新生的一片诧异的惊呼,然而自己只是愣在那里,什么都不想做。

 

居然是利威尔!!那个神经系最知名的教授!!年仅三十就拿下了几个神经研究领域的突破,曾经在市立医院有过很好声誉的利威尔!!新生们一下子都沸腾了起来,周围的喧嚣却仿佛不能涉足两人所在的世界里,他们之间那根永远不能剪短的线,正慢慢地重新缠绕进命运的咒轮。

 

“利威尔…吗。”

 

“艾伦·耶格尔,放学以后,到实验楼解剖室等我。”

 

-TBC-

 

评论
热度 ( 3 )
  1. 残忍的人格君九珩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