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①

■文/梨靥

■进击的巨人/利艾[兵艾]/长篇坑向

■paro转生,利威尔30岁,艾伦18岁.

■前世记忆待定

■po主混乱世界观有

 

Formerly

 

“人类最强?”

 

“什么嘛,调查兵团的士兵长说到底不过是虚有其表的地下街小混混嘛。拷上锁链还不是和你口里的我们‘猪猡’一样? “

 

“不不不,应该是比我们还不如的低级货啊。”

 

“哈哈哈哈…”

 

吵死了。

 

——兵长,请您一定要好好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啊。用您的眼睛来替我好好确认一下,那些传说的[冰之大地]、[砂之雪原]、[火焰之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少年眼中的笑意再也阻挡不住失血过多的虚弱。

 

——然后,在再次相遇之时,请讲给我听吧。

 

新历845年,超大巨人与铠之巨人的出现,粉碎了在三大圣之墙内如同被圈养的“猪猡”们的人类安定繁荣的美梦。WALL MARIA被毁,壁之教遭质疑,大批难民逃往WALL ROSE,除原调查兵团之外,几欲被尘封没落的驻扎兵团、宪兵团两大兵团重新整编崛起。

 

新历850年,104期训练兵艾伦·耶格尔巨人之力意外觉醒,经过驻扎兵团总指挥的一番计划,在皮克西斯司令的领导下成功夺回特罗斯特区,以不计惨痛伤亡的代价,人类开始第一次意义上的反击。随后在军事法庭上,国家军政的最高权力者——总统斯·萨克雷权衡利弊之后将艾伦最终判决归属于调查兵团看管。

 

新历857年,调查兵团到达特洛西斯特区西甘锡纳的艾伦·耶格老家的地下室,巨人之谜公诸于世。人类在经过一番漫长研究后掌握了巨人详细资料,成功驱除巨人。同年,艾伦·耶格尔被宪兵团以回收【最后一名巨人】的身份囚禁、实验,并最终以向人类献出心脏以示忠诚为由于宪兵团内部秘密处决。

 

新历860年,调查兵团利威尔退伍,请辞报告书递上去的第二天就被宪兵团以莫须有罪名入狱。随后团长埃尔文·史密斯,韩吉等曾与艾伦有关的士兵均遭宪兵团逼供式审问,调查兵团遭强制性解散。再驱逐巨人之后,贪婪的精英高层们再一次上演了“狡兔死,走狗烹”的闹剧。

 

次年,利威尔于监狱内神秘失踪,终不知其所踪。

 

 

 

 

 

 

ChapterⅠ

 

 

“和一个巨人呆在一起感觉怎样啊?很愉快吗?”

 

“谁都没想到士兵长原来是个有怪癖的人啊?”

 

“什么士兵长啊不过是个废物。什么调查兵团,没了巨人还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吵死了啊,猪猡们。

 

“喂喂喂,什么眼神啊你那是?欲求不满吗?”

 

当初只会躲在墙壁里和商会商量着如何大捞油水的你们,现在终于开始得意起来了?利威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地下牢狱里摇摆着的明暗不定的的火光映照在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上勾勒出阴沉的神色——似乎栅栏之外是他生平最厌恶的巨人,正以可笑的姿势觊觎着他。不,那些人,可是比巨人还要恶心一万倍。他嘲讽似得勾了勾唇角,站起身来拖着沉重的锁链一步一步向着铁栏走去。

 

哗啦啦铁链交叠的声音,士兵的惨叫声让他此时看起来像个从炼狱中挣脱束缚的恶魔——让你们知道,人类最强的战力既然能够拯救你们,同样也能把你们送入地狱。

 

“!”

 

“谢天谢地,你睡着的样子真的是比醒着还要恐怖一万倍。”

 

耳边一时还无法准确的接收声波,但是潜意识里他的动作已经比意识快了一步清醒并且抓住了发声的本体。从手感来讲的话应该是…手腕?利威尔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被打开的白炽灯的光很刺眼,不过韩吉那张放大了几十倍的脸一下子就帮他挡住了不少讨厌的光亮,顺便也吓了他一跳。

 

“啧,混蛋你是嫌我这一世也死得不够快吗。”利威尔嫌弃的甩开了她的手腕。还算不上清醒的他脑袋现在疼得很,耳边还有轻微的嗡嗡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烦躁爆发的边缘状态。他尝试着将指尖抵上两边的太阳穴来缓解这种焦躁的时候才留意到自己的掌心已经被掐的紫红,应该是刚刚不自觉的时候掐出来的。

 

“这么说可太伤人心了哦?我可是听到你这边有奇怪的声音才赶过来的。”韩吉依旧是毫不在意利威尔的态度,大大咧咧列的一屁股坐到他的床边,床垫吱呀了一声表示对这位访客的明显不满。那为什么我的们明显是被撬开的——利威尔强忍住了揍她一顿的冲动,一副我没事赶紧走人的样子。

 

“嘛,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是好心来送药的。”韩吉笑眯眯的冲着利威尔摇了摇手中不知何时变出来的小瓶子。利威尔嘁了一声,“我这里还有的是,你大可不必多送的哪么勤,谁知道里面放没放你那些奇怪的实验品。”

 

“你又不是当年的艾伦,别忘了我现在可是生物系的教授,想要标本什么的可从来不是难事啊。”

 

“别给我提艾伦!回你房间去!”

 

利威尔耳边的轰鸣声更大了,心烦意乱的他大声制止了韩吉继续在他耳边神烦,顺便把她赶回了自己的卧室。等到他做回床边伸手准备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时才觉察里面的药片不多不少,没得刚刚好。

 

“他妈的!”

 

利威尔捶了下床以示愤慨,虽然身下的床是一点回应的面子都不肯给他,安安静静的。他索性自暴自弃的倒了下去,抬眼看着天花板。那上面的花纹错综复杂的交织着,青色的背景在没有光的照射下已经看不出原有的光泽,和外面的天空一样漆黑一片。身下的床铺柔软而舒适,同时也保持着必要的整洁,这为他的再次入睡提供了很好的条件。但是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已经重新开始有了浅薄的睡意的他,眼前总是挥之不去从前艾伦那小鬼傻兮兮的笑容。

 

总觉得,那双眼睛啊,一不小心被自己被镌刻在自己脑海里了啊。

 

——“利威尔兵长。”

 

——“兵长”

 

——“利威尔。”

 

“艾伦呦——”利威尔迷迷糊糊地嘀咕着,终于一点点安心的沉入了睡眠的深渊。

 

-TBC-

 

评论
热度 ( 7 )
  1. 残忍的人格君九珩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