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昼与夜的我和你》

《昼与夜的我和你》

<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文/疯戮

■家庭教师KHR/初雾云

 

立秋的天气还是闷热依旧,等不到干脆而平整的黄叶一片片从眼前落下,夏日未散去的余温先携着阵风卷云的手掀起了这镇上久违的一场暴风雨。

 

斯佩多正是赶在这场风暴的末尾来到了小镇上的。

 

风雨撤走的悄然无声,他松松垮垮的拖着拉杆箱淌过街上几片水洼,暗自想着能不能找到之前就买下的住处。那间民宅还是他在职期间转手买下来的,说起来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买房子的初衷早已经忘了,是一时冲动还是什么,不过现在倒是成了他离职以后一处不错的安顿之处。

 

房子不大,简简单单的看着很大方。就是屋角桌面堆积的厚厚的灰尘让人对这间房屋已经被遗忘了许久的事实了然于心。斯佩多简单打扫了一下,归置出了一片勉强可以休息的地方——他到这的时候天色已晚,显然不是个合适的时间收拾新家,况且他现在也很累了,急需要有一个可以让他入睡的地方。“明天早起一点再来收拾吧。”累的七荤八素的新房客安然的合上了眼睛。

 

他的背后有片月关洒了进来,想听一听这位长途旅者的好梦。然而有谁温柔的关上了还透着风的窗户,送走了这位小小的来访者。

 

 

 

早晨是在一片鸟鸣声中清醒的,斯佩多美美的伸了个懒腰感谢了这一夜的无梦,能让他早起有个好精神。一天要干的事情很多,他推开门走上街就发现每家门口都安放了盏小小的莲花灯,有女孩子抱着刚刚买好的缪红色和服笑的一脸灿烂。斯佩多边走边看,想起来时间临近盂兰盆节,人们都早早的开始准备庆祝和祭祀的的项目。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准备点什么,好好安顿一下那些难得回乡的亡魂

 

叫卖水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不知不觉已经快走到街的尽头。斯佩多每天早起都习惯性买一些新鲜的水果,然而他本身对水果兴趣不大,可是似乎有谁想吃一样。他常常是买了之后在家里一放就是很久,等到水果都腐烂发臭了,他也想不起来要买给谁。奇怪的习惯一养就是三年,他也就放着不去管它。

 

“大哥哥?”稚嫩的嗓音从他身后传来,金发蓝眼的小鬼让斯佩多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提带一下子掉在了孩子的脚边。孩子看着惊魂未定的大人笑的一脸无辜,弯腰捡起了提带,

“我吓到你了?”

 

有风吹过卷起一阵尘土。

 

斯佩多不回话,死死地盯了那孩子看了很久,直到小孩子不满的递回了提袋时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嘛。他伸出手要接过提袋,小孩子却恶意的把手收了回去。

 

“鉴于你刚才把我看的像鬼一样,我决定让你陪我玩一天。”

 

斯佩多权当是玩笑话,一脸哄小孩子的神情想拿回袋子。小孩子却不买他的帐,小胖手握好了提袋,笑的有点女王:“不陪我玩的话,这袋子你是铁定那不回去哦。”

 

这笑容简直就…太像了。

 

脑袋当机的斯佩多败给了金发的小鬼,乖乖蹲下来询问怎么陪他玩,期间眼睛不断瞟向那袋桃子。小鬼当仁不让,第一个要求就要骑着斯佩多的脖子让他带着他遛。

 

小孩子的体重不算沉,斯佩多也没想明白到底为什么答应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鬼的要求。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脖子上骑着个五六岁的孩子确实惹人侧目。幸好两人都是神经大条不在乎。街上众人也是各有所忙,这才未成一景。

 

 

这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小孩这看那看这玩那玩,阳光从树叶间的一段缝隙跑到了另一段,时间过得斯佩多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快。到最后斯佩多累得不行小孩才放了他一马。他跳下来很自然的拉住他的手,说我好饿你带我去吃东西。还不忘加了一句你请客不然东西不还你,身后的河流被残阳照的莹莹生辉,十足的小鬼范。

 

“所以为什么说好了一起吃东西却变成了你拿着吃的然后我饿着肚子来买纸钱?!”他愤愤的拉着小鬼的手,不幸被抹了一手的油。金发的孩子满足的抹了抹嘴,蹲下来认真看着地上整整齐齐的寿衣。

 

这情景已经不知道怎么吐槽的斯佩多把小孩提了起来放到一边,低声闷气道这可不是你个小鬼该选的东西,手里却拿着两件寿衣左右为难不知道选哪件好。他准备掏钱把两件都买下来的时候却听见小鬼轻轻的说,我喜欢紫色的那件。纸衣被他攥出了褶皱,他终于扭过头冲着小鬼喊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

 

你凭什么替我…替我的阿劳迪做决定。

 

一声声音不大怒气却是满满的,小孩子没有斯佩多想象中哭闹或者跑开,只是眨了眨汐蓝的眼睛说,因为我喜欢。

 

从摊位离开的时候斯佩多揉了揉孩子的脑袋算作道歉,其实一件寿衣无可厚非,只是忽然就想无理取闹,就像决定一次,似乎心里有什么持续了太久的东西坠的太难受。结果发泄到了个无辜的小鬼身上吗,他无奈的翘了翘嘴角,看着手里牵着的小孩乖乖的帮他抱着那件紫色的寿衣。

 

星幕降临的时候他们已经从街的那端走回了这端,斯佩多估摸着也快放烟火了吧,就认真的蹲下来说我带你去看烟火吧。从白天一直玩心大起的小鬼这次却一反常态,非常干脆又温柔的说,我该回家了。

 

我该回家了,父母会等急了。

 

离别的口吻温柔的简直不像一个孩子。

 

然后小鬼抱住斯佩多那颗傻愣愣的凤梨头,“看着我走吧,戴蒙。”

 

他转身迈着小孩的步子走的时候,有一大片一大片绚烂的烟火在他面前绽放,在斯佩多的眼睛里绽放,在整个世界里绽放着。

 

说不出为什么没有深究小鬼从哪里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不知道小鬼住在哪里。斯佩多只觉得这片烟火也许已经满当当的映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为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风景,因为他的眼睛涨的有些发酸。

 

回家的时候斯佩多看见门口摆放着早晨那袋桃子和一堆灰烬,这才想起来桃子还在那孩子手里。他弯腰去拿桃子的时候,听见一声,一声很轻很轻,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说,

 

斯佩多,那件紫色的我很喜欢。

 

-FIN-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