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珩

黄沙的海风吹皱在天地间倾斜的尽头,千年不过一组慢镜头。

© 九珩
Powered by LOFTER

《空白》

■文/梨靥
■AOT进击的巨人/利艾
※孤独症paro
※小短打
※依旧是糟糕意识流
※意味不明

很累。

艾伦觉得冷了,可是被角还安安分分的塞在他身后,窗户关的严严实实,摆出了一副寒气莫入的架势。

窗外风声呼啸,行人们都紧紧的裹好了外套,加快了原本就匆忙的脚步。或远或近的家里也许都应该有一位温柔的妻子,守着一壶冒着暖气的热茶等着未归的亲人。

艾伦不存在这种奢望。

他觉得自己孤身只影很久了,久到如同这间没有温度的房间。

安安静静,冷冷清清。

1000米的长途奔跑让他感到疲惫,身体上的疲惫稀里糊涂的涌了上来,淹没了他理性的思维。

他开始觉察孤单。

精神与身体连上了线,一同叫嚣着不满,一同开始折磨他。身体敲打着名为睡眠的鼓,催...

第六病室

《第六病室》


■文/梨靥

■AOT进击的巨人/利艾

■自闭症paro

■意味不明有

■糟糕的意识流


01

天灰灰的让人感觉到沉闷的压抑,这场来得并不犀利的大雨中湿哒哒的脚步声像是一把磨钝的刀子,一下下迟缓的在空气中砸出一个洞。


艾伦跑的并不快。


他没有理由解释清楚这一场对他而言意味不明的逃亡,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惊恐的冲他喊叫着——


跑啊,拼命的跑啊。


你那情人是想要禁锢企图飞翔的知更鸟啊——


02

利威尔觉得自己一定是中邪了。


在同事韩吉和上司埃尔文的双重要求下,作为医院主任的他不得不亲自来视察病人。没错,是作为精神科主任来视...

BAD

手机坏掉的日子真的是不能再糟糕了,不能再。

Blank

唔……最近超想写兵长的耳钉梗!!私心觉得兵长戴单边红色耳钉真的超美的啊!!T V T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③

Chapter Ⅲ


 “利威尔也真是的,对大一新生可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韩吉·佐耶把双手随意放在脑后,眼睛盯着利威尔的背影小声嘀咕着。开学才第一天,医学院最著名的的神经系教授不但第一堂课没有好好上,还把“勇敢维护学生利益”的新生叫到解剖室受罚,【教授怪异举动究竟意欲何为为】这张佚名帖子在校园网上的传送速度当真是比它的Wifi速度还要快上好几个时差。


自己看见消息的时候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一方面为自己交了这么多年的学生们论坛上居然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而吃惊,另一方面也为了利威尔不寻常的举动感到疑惑。他们俩一块工作这么多年了,虽说利威尔当年那点不服管的痞子气还是有的,但...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②

ChapterⅡ


9月1日   ☀


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啊!从高三这个浑水里游出来以后终于能开始新生活啦!!想想当初的时候就觉得苦逼啊,父亲大人还不允许我多吃东西。T V T


不过想到以后可以自由的在学校里感觉真的是超棒啊!食堂可是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啊!!ˋ( ° ▽、° ) 口水ing… 


还有啊,教我们神经外科系的老师真的好可怕啊!!Σ( ° △ °|||)︴ 一米六的身高还是个死鱼眼,往上面一扫的时候我坐在在后排都感受到了森森的寒意啊...

《Take things as they are/再次相爱吧》①

■文/梨靥

■进击的巨人/利艾[兵艾]/长篇坑向

■paro转生,利威尔30岁,艾伦18岁.

■前世记忆待定

■po主混乱世界观有


Formerly


“人类最强?”


“什么嘛,调查兵团的士兵长说到底不过是虚有其表的地下街小混混嘛。拷上锁链还不是和你口里的我们‘猪猡’一样? “


“不不不,应该是比我们还不如的低级货啊。”


“哈哈哈哈…”


吵死了。


——兵长,请您一定要好好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啊。用您的眼睛来替我好好确认一下,那些传说的[冰之大地]、[砂之雪原]、[火焰之水],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啊。


少年眼中的笑意再也阻...

《偏执》

■ 文/疯戮
  
  ■ 家庭教圌师KHR/初雾云
  
  -=-=-=-=-=-=-=-=-=-=-=-=-=-
  
  文森特先生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送走了又一位客人之后他愉悦的哼起了当地的小曲。今天一天的收入相当可观,他擦圌拭着咖啡杯想着,香醇的咖啡,精致的甜点所带来的收益可以给小埃瓦尔买一只毛绒兔,那种柔圌软又不刺圌激皮肤的棉质或许代替他让她做个好梦;啊啊还有基尔的棉袜子也应该换一双了——他亲眼看见男孩小小的脚趾在圣诞夜的时候被冻得像根熟透了的胡萝卜。作为小镇上一个平凡的小居民,文森特先生仍像平常一样为孤儿院的孩子们做着打算。
  
  今天是圣诞节后的第一场大雪,在...

《久病无良》

■文/疯戮

■家庭教师KHR/初雾云

■不良信息有,慎

<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距离他从医院里出来有多久了,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个世纪?斯佩多拉开了啤酒罐,在黑暗的余光里盯着睡熟的阿劳迪。

白白的泡沫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积了他满手。时光漏下了一把沙,把好男人也磨成了渣。三年的风霜雨雪,所有的重担子都落在他肩上,任凭你多笔直的一棵松也被现实压得摇摇欲坠。

阿劳迪刚出院的时候,他背对着亲友的同情怜悯的眼光把膝下的黄金献了出去,像是电影或是爱情小说那样对着自己可能残疾的...

《昼与夜的我和你》

《昼与夜的我和你》

<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文/疯戮

■家庭教师KHR/初雾云


立秋的天气还是闷热依旧,等不到干脆而平整的黄叶一片片从眼前落下,夏日未散去的余温先携着阵风卷云的手掀起了这镇上久违的一场暴风雨。


斯佩多正是赶在这场风暴的末尾来到了小镇上的。


风雨撤走的悄然无声,他松松垮垮的拖着拉杆箱淌过街上几片水洼,暗自想着能不能找到之前就买下的住处。那间民宅还是他在职期间转手买下来的,说起来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买房子的初衷早已...

TOP